移动端

以阎罗电力公司为例。

发布时间:2022-03-10 01:03:17
作者:匿名投稿
0 收藏

青龙山的头目诡计多端,武功高强。尤其是他从沧州安百里虎白大侠那里学来的二指禅,更是有其精髓。它动作快如闪电,一瞬间就夺走了人的生命。人们给阎罗电气起了个外号,更不用说普通人路过青龙山都会胆战心惊。连政府的公仆都不敢轻易经过,更别说谁敢抓他了。
文章的图片与正文无关。

  
但这一天,罗氏正在品茶,突然听到一个被派到县城打探消息的想当者的报告。他说,今年年初,人们用完了食物,每天都聚集在县政府前,给粥。县里的粮库差不多空。无奈之下,县令给当地富商写信求助,并在郡守门周围发函。罗犹豫了一会儿,然后问道:有没有不在酒店里的人跟着他出去送信?想了一会儿,小男孩说,有一个,县令大人里屋的一个老仆,也带着几个衙役出来了,该去青龙山了。罗俊翻了个白眼,沾沾自喜地笑了:“这条路是一笔大财富。”来吧,我们先了解一下他们。
  
他带了几个想当的人到路边,藏在一丛灌木后面,偷偷往外看。不一会儿,果然,我看见几个头领走来,后面跟着一个小老头。小老头长得极其难看,行动迟缓,几个大副经常要停下来等他,一个劲儿地骂他。小老头高兴地答应着,忙走了两步,但很快就被甩在了后面。罗俊轻轻一笑:这个人是县长的心腹,但他胆小如鼠。当他回来的时候,我们会吓吓他。
  
罗氏每天派他的崇拜者在山上观望,就等着这些男人回来。20天后,他们带着一个铁皮箱子回来了。这些钱很快报告给罗,他带着几十个钱冲下山去抢箱子。当酋长听到喊声时,他扔下箱子就跑了。可怜的小老头,他的腿本来就短,现在他更急得连滚带爬。他迫不及待地想把他的胳膊当成腿。罗俊看到盒子被小喽啰们守着,于是他跳上前拦住了小老头。他冷冷一笑。你还想跑吗?
  
小老头看到他,吓得直哆嗦,连连敲着头:原谅我,原谅我。罗俊叉开双腿,如果你穿过我,我就饶了你。小老头二话没说,往裤裆下钻。就在小老头钻过去的时候,罗实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尿味,他捂住了鼻子:滚!小老头回答着,叽里咕噜地向山下走去。
  
罗凯旋而归。
  
回到小屋,他让小仆人把铁盒的大锁撬开,然后撬开盒子。他俯下身,看到盒子里没有金银,里面全是鹅卵石。他没想到会被愚弄,为此他气得七窍生烟。他眼圈红了,使劲咬着嘴唇,从牙缝里吐出几个字:不要为这个耻辱报仇,发誓不做男人!
  
罗实向来以机警著称。他想不出这次犯错的原因。他仔细地看着酋长和小老头。他们没有携带任何重物。他们藏不住任何金银。他们这次会拿不到钱吗?他又摇了摇头。如果他们没有拿到钱,为什么要带着一箱鹅卵石去欺骗他?他认为这些人使用了秘密方法,但他就是想不出怎么做。
  
罗师乔装打扮,悄悄下山。当他来到县城时,他看到许多人跑来告诉对方,县长从外地转移了当地富商的钱,买了许多粮食,正在分发。他跟着灾民来到县衙,看到县衙门前,粮食堆积如山。受害者排队领取,以为金银本该流入自己口袋,现在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恨得咬牙切齿,绕到县衙后面,跳墙了。我看见那个小老头正在洗他的裤子。他一定是被吓湿了。他跳进房间,锋利的匕首摸着小老头的后心,低声命令:不要出声,跟我走;否则我杀了你!
  
小老头吓得直抖,穿上了湿漉漉的裤子。
  
【/h/】罗氏带着小老头出了县衙,来到一条偏僻的小巷。他把匕首架在小老头的脖子上,冷冷地说,你老实告诉我,你是怎么在我眼皮底下把钱弄回县城的?小老头忙不迭地说,在他们去拿钱之前,县长已经在想阎罗典汇的钱了。他们根本不是阎罗电力公司的对手。他们一点也强硬不起来,就想了一个把银子变成金子的招数,给每个人做了一件薄薄的金大衣,穿在最里面,提着一个铁盒把眼睛弄瞎。罗石军点头称赞,这是个绝妙的主意。告诉你的主人我记得他,我会和他一起战斗。你再送钱,我肯定抢。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
  
几天后,罗又从小喽啰那里得到消息,说小老头带着几个大副出发了。罗俊已经安排下一个小仆人装扮成司机,急忙赶上他,询问信息。他在这里摩拳擦掌,准备大打一场,为他的错误复仇。
  
过了十天,小仆人赶回来报告他,首领们快到了。罗俊忙着问他酋长们把金银藏在哪里。小个子摇摇头,说那些人很隐秘,他没发现。罗俊冷冷一笑。只有几个人。除了身体,我还能藏在哪里?我不相信。这次找不到了。他命令仆人们,这一次,我们必须抓住这些首领,不要放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他带着爪牙匆匆下山,提前布置好包围圈。
  
几个酋长和小老头抓起一个铁盒。他们一踏进包围圈,就全被罗氏带着爪牙一拥而上,抓了个正着,一个也没跑。罗俊看着铁盒,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县令,居然用最后一种方法来掩饰自己的身份,他可是低估了自己。他命令手下护送几个大副,把铁皮箱子扛到据点。
  
果然,铁盒子一撬开,里面还是装着鹅卵石。罗石军命令仆人彻底检查酋长的衣服,但奇怪的是,没有发现黄金或白银。罗俊感到困惑。他走近小老头,问他这次金银藏在哪里。小老头说,“我以为阎罗电力公司上次会亏损。这一次,他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于是,他把他们分成两路,一路掩护在前面,一路掩护在后面,等待时机通过据点。就在罗送上山的时候,他身后的人已经带着金银走了。罗俊意识到他又被骗了。他用力跺着脚,对着首领们喊道:你们都出去!那些人怎么敢留下来?他们惊慌地跑下山。
  
等那些人都跑了,罗才渐渐冷静下来,他突然觉得小老头说的全是假话,自己又被骗了。当初,是这些人路过,现在还在回来,后面还有人。他怒气冲冲地下山去追赶那伙人。
  
罗武功高强。当他迈出一步,跑起来,脚下就有风。很快,他就赶上了那伙人。但那伙人已经到了县城门口,他还能公然作案,只好远远地跟着。却见这伙人进了县城,直奔县政府。县太爷闻报,冲出来跪拜,说辛苦了。酋长回礼,意外散去。小老头跟着县令回到衙门。罗不禁大为惊讶:他们是怎么把这些金银交给县令的?
  
正纳闷间,只见十几个衙役从屋里出来,县令站在门前抱拳送行。受害者在等待食物来拯救他们的生命。不要再拖延了。首领们回答,然后很快地走了。罗俊明白这些官员出去用金银购买食物。自己一个个抢,那些金银不都是自己的吗?他看着一个首领飞走了,但他听到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阎罗,你不怕再次上当吗?罗俊转过身,环顾四周,但哪里也找不到他。他很惊讶,知道这里有一个主人,他停下来。
  
和上次一样,罗石绕到府衙后面,跳进院子,找到了小老头的住处。望着窗缝,我看到小老头躺在床上休息。罗石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进房间,用手指点了点小老头右腿的穴位,小老头看到了,休克失血。但为时已晚,他只欠自己。他感到腿发麻,吃不下东西。他躺回床上,只是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他。罗石慢慢掏出锋利的匕首,按在小老头的脖子上:你敢骗?
  
还没等罗的话说完,他就觉得自己的腰部一阵发麻。他不禁吓得变色。那是他致命的穴位。他看着小老头,呆若木鸡,说不出话来,但小老头站了起来,朝他扔了一拳,笑着说:兄弟,好久不见。罗俊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小老头先把他绑牢,然后打开墙上的年画。下面是白莲湖和白大侠的画像。小老头给了罗实一脚,罗实扑通一声摔倒了。小老头跪在遗像前,连续磕了三下头,然后哽咽着说:师傅,徒弟,遵从你老人家的教诲,今天我们终于要抓住这个不孝之人,带他去衙门。
  
罗突然问:你是大哥吗?
  
小老头点了点头。
  
罗不解的看着他:我怎么没看出来?
  
小老头冷冷一笑:如果你能看到,我还有命吗?十三年前,只是因为你看出师父有意要除去你;你料到师父会给我这个任务,所以你打断了我的一条腿,师父让你很生气。如果我想报仇,我得先过你的眼睛。每个人都知道你的绰号是阎罗电气,你很快,像闪电一样快,但很少有人知道你最恶毒的眼睛像电一样,一眼就能看穿人们的想法。我要想靠近你+,就不能让你看到仇恨和杀气。为了这个,我忍了,练了十年。
  
罗石军惊恐地看着他。你是用衰老药变脸来报复的吗?
  
小老头点了点头,
  
罗问:你为什么不早点做呢?
  
小老头轻轻叹了口气:我没把握赢。我不能轻易地做它。恐怕会功亏一篑。
  
罗师闭眼:你有这个决心,我就败了。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把金银找回来的?
  
小老头撩起裤腿。罗俊没有看清楚。在他的断腿下面,他取出了一条铁腿。铁腿空自然能装金银。他的手指放在他的铁腿上。
  
罗实挣扎着爬了起来。在大师遗像前跪下,磕了三个头。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