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端

天可怜见

发布时间:2022-02-01 17:57:08
作者:匿名投稿
0 收藏

  俞茹茹从人头攒动的应征者中挤出来,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看来这次又要无功而返。这时,俞茹茹的目光落在那个趴在人才市场门口的乞丐身上,心里一阵恐慌,要是再找不到工作,她恐怕就要沦落得和那人一样了。

文章配图与文无关

  
  俞茹茹,你真是世界上最可悲的罪犯!她在心里狠狠地自嘲道。是啊,本来一切都计划得很周密,可当她去银行要将局里刚到账的那笔巨款提出来,准备潜逃的时候,却被告知,那笔钱十几分钟前刚被转走了,账上只剩下不足两万元。她顿时感到天旋地转,但这时她已经没有了退路,真是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不知报上有没有登出新闻电业局会计,利用职务之便欲吞公家巨款未遂,仓皇携带一万余元出逃。想来警察都不会为了这点钱去卖力地通缉她,所以她在远远地逃到这个小城后,倒是没有担心过来自警方的威胁。只是如今她冒险弄到的那点钱已经所剩无几,虽然这一个多月她频繁地出入于各个招聘会,但每次都失望而回。
  
  小姐,想要找工作吗?就在她感到绝望的时候,身后传来低低的声音,俞茹茹连忙回过头,一个帽子压得很低的男人站在拐角处的阴影里看着她。
  
  她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一般,连忙点头,又跟着补充道:什么活都行,我不怕吃苦的。
  
  那人点点头,依然压着嗓子说:跟我来吧。说完转身向前走去。她心里忽然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个人连问都不问一下她的基本情况,而且,他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头上那顶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她全然看不清他的面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但现实的窘迫让她没有时间去思考其他的东西,稍一迟疑,便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令俞茹茹没有想到的是,那人领着她来到德信大厦的后面,并推开一扇小门走进去,俞茹茹不由一阵狂喜,要知道,这座二十八层的大楼是整个小城里最高的建筑,这里面云集着城里最有实力的公司。
  
  冷不丁从阳光灿烂的室外走进昏暗的楼内,俞茹茹眼前有些发花,只有迷迷糊糊地紧跟在那人身后,待几秒钟后眼睛适应过来,才看清他们正穿过一条狭长的过道。没想到在德信光鲜的背后也隐藏着这么阴霾的角落,头顶油腻腻的灯泡发出晦暗的微光,墙壁斑斑驳驳,空气中散发着浓重的霉腐味,阴冷逼仄的压迫感瞬间将俞茹茹包围,她心中越发地惶恐不安。
  
  转过几个弯后,那人推开楼梯间的门,指着墙上两扇草绿色的大铁门淡淡地说:这就是你的新工作。
  
  俞茹茹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成了德信大厦里一名货梯工,那人自我介绍说他是这里物业管理处的主任,姓胡,可俞茹茹始终也没能看清这位胡主任的长相,因为他总是站在阴影里,脸深埋在衣领与帽子下。他对俞茹茹简单地培训了几句,便让她开始工作了。
  
  这么轻易地得到了一份工作,俞茹茹总感觉有些怪怪的。工作了几天后,除了每天乘坐货梯的人,她竟从没见过别的同事,最初的那份不安感变得强烈起来。
  
  俞茹茹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坐在货梯的角落里,根据人们的指示按下他们要去楼层的按钮,这些日子,她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地下一层。
  
  地下一层是个巨大的仓库,每天都有不同的货物运进运出。俞茹茹对它的了解仅限于从货梯口望出去的那一小片视角,那里伫立着一间间从上到下用铁栅栏严严遮闭起来的库房。
  
  一个星期平静度过,俞茹茹却已对这种生活产生了厌倦,她觉得自己像是困守在这不足两平米空间中的老鼠,全身套在制服里,一顶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每天坐在角落里机械地按动电钮,上去,下来,反反复复,单调而刻板,没有人在意她。她已经忘记了阳光的感觉,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根本没有白天和黑夜的概念,过去的生活遥远得像是一场梦。
  
  她每天都会想到杨永杰,那个曾占据了她整个生命的男人,若不是为了他,她又怎么会铤而走险。可结果呢?她把悔恨悄悄咽下,她的叹息回荡在密闭的货梯中,盘旋然后消匿,没有人听到。
  
  她和杨永杰因一次偶然而邂逅,虽知道他有妻室,但爱情冲昏了头脑,俞茹茹不满足于这种见不得天日的来往,她想完全占有他。于是在杨永杰的提示下,他们有了这个完美的计划,本来他们计划好在俞茹茹取出巨款后,两人先找个小城市躲一阵子,假身份证都做好了,飞机票也买好了,可是他却没有来。
  
  他一定是最后时刻害怕了,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解释。
  
  这时二十三层的灯亮了,俞茹茹懒懒地将货梯开上去,从外面照例由老虎车推进来一大堆货物,后面跟着两个人,俞茹茹从不抬头看这些陌生人的脸,她的眼里只有一双双男人和女人的脚。
  
  地下一层。那个男人说。
  
  俞茹茹心头猛地一震,这声音好耳熟!
  
  看到电梯工居然没有反应,那男人略带愠意地提高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俞茹茹忙按下开关,然后努力抑制着激动,微微抬起头,从帽檐下偷偷瞟了一眼那个男人的脸,接着她感到大脑轰地一下像炸开了一般。
  
  真的是他!这不是在做梦吧!
  
  地下一层到了,俞茹茹微微抬起头,视线追随着那个曾令她意乱神迷的背影。忽然杨永杰停下了脚步,仿佛有感应似的,他回过头看了一眼俞茹茹,俞茹茹感觉有一股电流击中了心脏,但杨永杰很快漠然地转身走了出去。
  
  他认出自己来了吗?俞茹茹激动得浑身发抖,鬼使神差的,她突然站起身跨出货梯,第一次走进了地下货场。
  
  这里好大!纵横交错的过道一直延伸进无边的黑暗,两旁的铁栅栏阴沉而缄默,像一只只蹲在那里的怪兽。杨永杰去哪里了?俞茹茹向里走出十几米,就迟疑地停住了脚步,这阴森巨大的空间里一片死寂,杨永杰和那个女人仿佛一下子蒸发掉了,恐惧摄住了她的心,她忽然想掉头逃跑。
  
  就在这时,左前方传来模糊的声响,他们在那里!
  
  怀着极其复杂的感情,俞茹茹悄悄向响声方向靠近。然后她听到了两个人的低语。
  
  你真的看清是她吗?那个女人问,杨永杰沉闷地哼了一声,那你打算拿她怎么办?俞茹茹的心猛地一震,原来他认出自己来了,那么他会拿她怎么办呢?是假装不认识,还是去报警,抑或可以重续前缘?俞茹茹焦急地支起耳朵等待着杨永杰的答案。
  
  出乎意料的,杨永杰咬牙狠狠地说道:我要让她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俞茹茹哆嗦着手将电梯升到地面上。她万万没有想到杨永杰竟如此绝情,而且她还听到了一个令她震惊的消息:原来杨永杰偷走了她的印章抢先一步去银行提走了那笔巨款。天可怜见,让她无意中听到了他们要除掉自己的计划。可是她该怎么做呢?报警吗?不!那样她也会被抓起来的。
  
  看了看腕上的表,还有十几分钟整幢大楼的人就该下班了,杨永杰预备要实施计划的时间也就到了,她该立刻逃走吗?她忽然觉得有些不甘心,她今天所受的苦都是拜杨永杰所赐,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一个念头突然浮现在她的脑海中,俞茹茹的嘴角慢慢向上翘起一个残忍的弧度,她在电梯上做了手脚,伸手按动电梯,演示了几次,是的,就这么办!此时她心里反而平静下来。
  
  时间到了,该走的人都离开了,胡主任规定她要比其他人正常下班时间晚十分钟再走,以防有紧急事件。但这么长时间来,俞茹茹都没有碰到过所谓的紧急事件。
  
  今天果然不同。两分钟后,二十三层的灯亮了。是杨永杰!他要行动了。
  
  俞茹茹略微镇定了一下,将电梯缓缓升上去。
  
  二十三层到了,电梯门滑动着打开,电梯却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向上升,在门开的一瞬间,俞茹茹看到电梯口立着一只巨大的货箱子,可真像一口棺材,是的,这就是杨永杰的计划了。
  
  杨永杰说他会推着一只大货箱上电梯,然后在电梯运行过程中将俞茹茹杀死塞进货箱里,那女人就在地下的仓库中等他,他们将货箱混在其他货物中间,明天一起运出去,再找个地方把尸体处理掉。对于一个外来打工者的突然失踪,是不会有人在意的,何况俞茹茹用的还是假身份证。
  
  俞茹茹将电梯停在二十四层,侧耳凝听,脚下隐约传来一声闷响,看来她的计划成功了。那口为俞茹茹准备的棺材挡住了杨永杰的视线,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他前面敞开的是一条通往地狱的大门,从二十三层高处跌下去,不摔个粉身碎骨才怪。哼哼,想来那个女人即使发现了杨永杰失踪也不敢报警,因为他们和自己一样,也有着不敢让人知道的秘密。
  
  又等了片刻,俞茹茹才又回到二十三层,电梯门大开着,走廊里静悄悄的,那只大货箱连同杨永杰都已不见了踪影。
  
  一种愉悦感传遍了俞茹茹全身,她将电梯降到一楼,然后从容地锁好电梯,下班了!接下来的几天,大厦里并没有什么异常,人们照样忙忙碌碌地工作挣钱,杨永杰这个人仿佛从来没有在世界上存在过。
  
  就在俞茹茹忐忑的心慢慢平复下来的时候,怪异的事情发生了,还是在那个时间,二十三层的灯亮了,俞茹茹突然有了种很不好的预感,她觉得那里一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等着自己。
  
  她努力想置之不理,可是那灯却固执地闪烁不停,最后她壮起胆子决定看个究竟。随着头顶数字的变化,俞茹茹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门一点点打开,一个触目惊心的大货箱出现在她眼前,接着货箱后面飘出一个阴冷的声音:地下一层。
  
  俞茹茹大叫一声,疾速地关上了电梯门。
  
  从那天开始,每到这个时刻,二十三层的灯都会准时亮起来,俞茹茹却再也不敢上去看了。而且电梯也似乎有些异样,在到达地下一层时都会轻微地震动一下,好像电梯的钢绳上有什么牵绊。这让心怀鬼胎的俞茹茹不得不假想出这样一副情景:杨永杰血淋淋地从电梯井底爬起来,沿着钢丝绳一点点地向上攀爬,就在这时头顶上电梯的轿厢疾速落下来
  
  每天经受着心灵的煎熬和恐惧的折磨,俞茹茹迅速地憔悴下去,她整日精神恍惚,总是出错,引起了众多的不满。为了得到解脱,她给杨永杰烧了很多纸钱,希望他能忘却这段仇恨赶快转世投胎,但是毫无效果。
  
  每晚梦到杨永杰血淋淋的脸和那口巨大的棺材!她的神经已经绷到了极致,这样的日子真是一天都不想再过下去了,还有三天就可以领到工资,然后无论如何也要离开这里,否则自己真的要疯了,俞茹茹暗暗地想。
  
  又到了那个时间,今天很意外,二十三层的灯没有亮。俞茹茹刚松了口气,十五层却亮起了灯,俞茹茹犹豫了一下,强作镇定,把电梯开了上去。还好,进来的是一个陌生男人,推着一车货,对她微微一笑说:地下一层。
  
  难道烧的那些纸钱起了作用?希望今天可以平安无事地度过。俞茹茹暗自祈祷着。
  
  电梯在地下一层还没有落定的时候,头顶的灯突然灭了,电梯也戛然止住,周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黑暗之中,电梯外有什么东西在轻轻地挠门,那兹拉兹拉的声音像是挠到了俞茹茹的心里,令她全身的汗毛孔都张了起来,她轻轻叫着旁边的男子,希望能从他那里获得些安全感,但是对方似乎消失了。电梯里一片死寂,门外的声响越来越大,她听到杨永杰的声音在外面凄厉地叫着:茹茹茹茹
  
  俞茹茹声嘶力竭地尖叫道:杨永杰,我已经烧了很多纸钱给你了,求你不要再缠着我了。
  
  外面的声音骤然消失,周围又恢复到一片死寂,俞茹茹在黑暗中瑟瑟发抖,她勉强扶着墙壁站起身,想挪到门口,一双冰冷的手出其不意地扼住了她的脖子,那是一双只有骨骼的手,她听到杨永杰在耳边喘息地呻吟道:还我命来,茹茹!
  
  俞茹茹大叫一声昏倒在地!
  
  德信大厦的货梯工疯了!警方意外发现她的真实身份竟然是一名通缉犯,几个月前,她卷走大笔公款后潜逃,警方一直在全力追查她的下落。
  
  发现俞茹茹时,她正在电梯里又哭又叫,模模糊糊地能听到她嘴里咕哝着什么杨永杰地下一层摔死了,后来人们在电梯井底找到了一具被摔得血肉模糊的尸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人们无从知晓,而且那笔巨款哪里去了,警方从俞茹茹的嘴里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一问到钱,俞茹茹就嘿嘿地笑着说:烧了,全烧给他了,他还不放过我。
  
  案子就这样悬了起来,俞茹茹被送进了精神病院,但医生对她的康复不抱乐观态度,她似乎曾受到过极大的刺激。
  
  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德信大厦物业管理处的胡主任突然辞了职,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其实他是和一个女人走了,俞茹茹如果能看到他们,也许会发现他们很面熟,那个她一直没看到庐山真面目的胡主任其实是最后乘坐电梯的陌生男子,他用假的骷髅爪子扼住了她的脖子,而那个叫李燕的女人在电梯门外制造了鬼魂抓门的假象。
  
  李燕是银行的职员,俞茹茹所在电业局的账户就设在这里,看到俞茹茹经常来支取大笔现金,李燕就产生了邪念,于是她与自己的网上恋人共同商定了一个计划。
  
  李燕找到一直对自己有好感的杨永杰,杨永杰也正好陷入经济危机中,两人一拍即合,于是他们策划了一次偶遇,使杨永杰和俞茹茹擦出爱的火花。杨永杰谎称自己有妻子,要求俞茹茹不要公开他们的关系,后来俞茹茹不甘心这种来往,杨永杰就趁机鼓动她,俞茹茹果然上当。但没想到杨永杰已先她一步将巨款提走,而李燕利用职务之便,将罪名转嫁到俞茹茹头上,说是俞茹茹从银行提走了这笔钱。
  
  在李燕的建议下,杨永杰与她一起来到了这个小城。其实德信大厦的胡主任就是李燕的网上恋人,这一切都是他们事先商量好的,本来他们计划找个时机再把杨永杰除掉,那么这笔钱就可以落在他们的手里了。
  
  谁知偶然间,李燕发现俞茹茹也来到了小城,并且在不停地找工作,于是他们的计划就有了更改。他们决定借俞茹茹的手除去杨永杰。于是胡主任利用职务之便将俞茹茹安排做了货梯工,并有意让他们两人同时发现对方,确定俞茹茹在偷偷跟踪他们时,李燕引导着杨永杰设计出杀害俞茹茹的计划。于是被逼无奈的俞茹茹害死了杨永杰。之后,他们又装神弄鬼地将俞茹茹逼疯。
  
  现在杨永杰死了,根本没人知道他们两人的存在,而俞茹茹又疯了,更没有人知道那笔钱去了哪里。
  
  此时胡主任与李燕正怀揣巨款坐在飞机上,他们时不时相视而笑,眼内似乎蕴含着无限柔情。只是谁也不知道在对方的心底都不约而同地冒出了一个念头:要是这笔钱只属于我一个人岂不更好?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