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端

苦情的“潘金莲”:丈夫要我勾引鳏夫

发布时间:2021-12-28 23:18:53
作者:匿名投稿
0 收藏

  

文章配图与本文无关

苦情的潘金莲:丈夫要我勾引鳏夫()

  家庭贫穷,丈夫就使出歪招,让妻子去勾引一名鳏夫。

  没想到的是,妻子竟然对鳏夫日久生情,向丈夫提出离婚,而丈夫又不允。

  最终,妻子毒死了丈夫,鳏夫也弃她而去。等待她的是

  无耻:丈夫替妻子拉皮条

  何新花出生在浙江常山一个群山环抱的小山村里, 18岁那年,何新花来到离家二十里远的镇子上为人看店,不久,认识了后来的丈夫王小成。王小成长得很壮实,也为人家看店,虽然家在热闹的镇子里,但生活条件并不怎么样。一天他对何新花发誓说:新花,我喜欢你,请相信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幸福生活的。以后,我们也开店,你主内我主外,像他们一样大把大把地赚钱。不谙世事的何新花被他的甜言蜜语打动了,两年后,他们结婚了。

  但婚后的生活并不像王小成当初描述得那样美好。想开店,一没有资金,二没有好的地方;做过几回生意,不是赔本,就是被人坑了,欠下了一屁股的债,过年过节,他们常常让债主追得四处躲藏,加上后来何新花接连生下了一儿一女,日子过得捉襟见肘。迫于无奈,王小成就到处找工作,一回到家里就喝酒、骂娘、打孩子。

  2001年12月上旬的一天下午,何新花去镇里买牙刷,经过何双木的农具店时,何双木突然喊住了她,并朝她招招手。何新花走进了他的店,何双木凑近何新花的耳朵吞吞吐吐地说:新花妹,你真好看。今晚让我到你家玩玩好吗?

  

苦情的潘金莲:丈夫要我勾引鳏夫()

  何双木跟何新花同村,那年38岁。他既是个小能人,也是一个苦命人,高中毕业后务过农,当过村民办教师,做过村里的电工,先后结过两次婚,第一次结婚的当晚,新娘突发急病吐血而亡;第二次结婚,妻子生产尚未满月时,因一点纠纷,两人又离了婚。但他凭借自己活络的脑子,这几年做生意搞贩运,不但走出了小山村,而且还在镇子里买了房开了店,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他至今还是一个鳏夫。

  何新花听了何双木的话,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上,她愠怒地说:不要脸,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说完,就扭头走开了。

  晚上,躺在床上,想到白天遇上的事情,何新花越想越气,无法入睡,她就一五一十地把经过说给丈夫王小成听,希望能得到丈夫的安慰。想不到丈夫不但不生气,反而喜不自禁:这怎么丢人了?现在是市场经济、讲究实惠的年代,让他来好了,我认钱不认人,他来一次付50元钱。反正他现在有的是钱。

  这种话从跟自己共同生活了十几年的丈夫嘴里吐出来,何新花感到既失望又伤心。但王小成却一直做妻子的思想工作,竭力鼓励何新花跟何双木来往。说到后来,他竟从厨房里拿出一把刀,恶狠狠地对何新花说:这个家谁说了算?你这只会吃喝拉撒的臭婊子,如果不照我说的去做,可别怪我不客气。何新花只好含泪点了点头。

  十多天后,丈夫王小成远在外乡的外甥女结婚,邀请他去喝喜酒,他认为促成何新花与何双木做生意的时机到了,便交待何新花一番后出门了。

  那天晚上,何双木来到了何新花家。事后,他付了50元钱。第二天,他又来了,完事后,他竟给了何新花100元钱。此后,只要何双木来到家里,丈夫王小成总是笑脸相迎,并极力地提供方便。

  

苦情的潘金莲:丈夫要我勾引鳏夫()

  无奈:为了孩子不愿离婚

  何新花一直担心这种事情被别人发觉。一次发生关系后,何新花对何双木说:今后你不要再来了,我丢不起这个脸。此后 ,一连数月,何双木都没有找上门来。

  丈夫王小成便极为不满。一天晚饭后,他说:何双木现在的生意是越做越大,口袋里的钱多得不得了,你经常和他保持关系,让他每个月给你发工资,不是蛮好吗?你不要死脑筋。何新花说:我可是你的妻子啊,退一步讲,孩子大了,也得为他们想一想。既然我都不在乎,你又有什么好顾虑的?王小成说,你去叫一下又有什么?你们俩是同一个村子的,叫他来家里玩玩是很正常的。

  当晚,何新花就按照丈夫的吩咐叫来了何双木。

  随着时间的推移,何新花对何双木产生了一缕淡淡的感情,很多个夜晚,竟然很希望他能找上门来。因为,在将近一年时间的接触中,她觉得何双木人聪明、会赚钱、出手又大方,加上模样长得不错,似乎是一个比较靠得住的男人。同时,何双木对何新花也很好,除了给钱之外,还经常偷偷地给她买一些衣服、化妆品之类的东西。

苦情的潘金莲:丈夫要我勾引鳏夫()

  2002年5月,何双木打算到外地进货,从没有出过远门的何新花知道后,极想随他一起去外面看看。何双木很高兴,一次性扔给王小成500元钱后,就带上何新花踏上了旅途。这次外出让何新花大开眼界,他们先是去了上海,又转车到了杭州,游玩了许多的风景区。

  就在要回家的前一天夜里,何双木拉住何新花的手说:新花,你和我是知根知底的了,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要不,你干脆和王小成离婚嫁给我好了,我补给他一笔钱,他这个人我清楚,只要给他钱,他什么东西也不会在乎的。与丈夫王小成离婚嫁给何双木的念头何新花曾经多次想过,但考虑到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以及别人的风言风语,何新花打消了这一念头。

  这以后,何新花对何双木有了深深的依恋,只要王小成不在家,就主动去陪何双木,并给他带一些好吃的东西,帮他洗一洗衣服;他找上门,何新花也不主动伸手向他要钱。但这一切被王小成知道后,恼怒异常,大骂何新花吃里扒外,并对她一阵痛打。

苦情的潘金莲:丈夫要我勾引鳏夫()

  无法:毒死丈夫掩盖罪行

  后来何新花知道,丈夫王小成心甘情愿戴绿帽子,除了何新花能给他赚来钱外,他在镇子里也有一个相好的女人,他常常是晚饭后将饭碗一推,跑到相好家去打情骂俏。起先何新花还不知道,后来别人的议论传到她的耳朵里,她决定探个究竟,便在一天晚上跟随在他身后,终于亲眼证实了大家的传言。

  何新花异常气愤,丈夫不但将她当作摇钱树,还将她从何双木那里赚来的大部分钱,一转身拱手送给了他相好的女人。何新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她冲进去,与那个女人厮打在一起。想不到王小成竟然帮那个女人一起来打何新花

  深夜,当王小成回到家里后,何新花平静了许多,她心平气和地对王小成说:我们离婚吧,这样两个人都自在。他冷笑着说:你吃什么醋,你让别的男人睡,我还帮衬着你,我睡一下别的女人,你倒要胡搅蛮缠。跟你说,我们谁也不欠谁的,有什么好离婚的。

  2002年12月的一天晚上,王小成又去跟相好的幽会了,何新花趁天黑叫来了何双木,进了房间。不料,王小成的弟弟王小元第二天请客,来家里借桌子椅子,见家门虚掩着,就推门进来了,碰了个正着。他非常气愤,认为自己触了霉头,边骂边按住他们俩一阵痛打

苦情的潘金莲:丈夫要我勾引鳏夫()

  第二天一早,何新花特地去了县城,在集市上买了一包毒鼠强,拿回家后藏在箱底。傍晚,王小成因牙痛难耐,采用当地的一个土方,从山上采了些苦楝树皮,吩咐何新花为他煎制。何新花觉得弄死王小成的时机到了,就从箱底取出了毒药。王小成喝下药汤后没一会儿,就气断命绝。

  为了掩盖自己的犯罪事实,何新花装出悲痛欲绝的样子,扑在王小成的尸体上嚎啕大哭。王小成的暴死没有引起他家人的怀疑,他们认为他中了邪,花钱请巫婆道士来家里装神弄鬼驱邪。接着,就将王小成的尸体草草下葬了。

  然而,当何双木从何新花口中了解到王小成暴死的真正原因后,不再与她来往了。为了逃避何新花,不久,何双木卖掉镇子里的房子和店面,偷偷地搬到别的地方去了。

  王小成的突然死亡引起了部分群众的怀疑,当地警方接到报案后,进行了调查取证,并于2005年3月对死者开棺验尸。可惜由于当时技术条件限制,该案侦破艰难。2006年9月27日,警方再次开棺验尸,取证化验。大量事实证明,何新花具有重大杀人嫌疑。经过审讯,何新花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马朝虎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